Ripple CEO:我们进入中国时,希望跟中国人民银行合作

摘要:Ripple CEO Brad Garlinghouse在首届中美区块链峰会上表示,正在考虑进入中国市场,计划到时和中国本土的商业伙伴合作,“因为毋庸置疑,中国和其他国家一样,非常迫切需要解决跨境支付的问题”。Garlinghouse同时表示,在考虑海外市场时会和各地政府及当地银行一起合作,而不是绕过他们,“比如中国,我认为我们应该和中国人民银行合作”。
 

Ripple CEO:我们进入中国时,希望跟中国人民银行合作

瑞波 Ripple 是世界上第一个开放的支付网络,通过这个网络可以转账任意一种货币,不论是美元人民币之类的法币,还者比特币之类的虚拟货币都可以。支付过程简单快捷,几秒以内就能交易确认,而且没有传统银行跨国支付手续费之类的费用。

1 月 26 号,Ripple CEO Brad Garlinghouse 参加了首届中美区块链峰会 Blockchain Connect Conference。Ripple CEO 在大会上到底讲了什么?

 

主持人:是什么让你想到 Ripple 这个想法的?

Brad:Ripple 想创造一个 “价值互联网”。今天的互联网时代,我们用网络传送信息,这让我们的生活都更加方便。但 Ripple 想的是:在未来,我们如何让 “传递价值” 这件事情像今天传递信息一样容易呢?

大家都知道,跨境支付非常不方便。我举个例子:如果我们现在想把一万英镑转移到伦敦,目前最快的办法,居然是我们现在去旧金山国际机场买张去伦敦的机票,然后把这一万英镑现钞 “人肉” 带到伦敦。

这太不可思议了:在一个可以从卫星直接播放视频的时代,我们居然没有方便地把钱从甲地转移到乙地的办法。

Ripple 的愿景,就是用技术极大幅度地提高交易、支付的速度。现在很多人对区块链很有兴趣,甚至有些泡沫。但 Ripple 只想专注于一个场景、一个领域的客户 —— 跨境支付。Ripple 目前发展还算顺利,我认为正是得益于这种专注。

主持人:给我们简单介绍一下 Ripple 的生态系统:Ripple、XRP(瑞波币)、还有跨帐本协议 (The Interledger Protocol ,ILP) 。这些部分在 Ripple 的系统里都扮演着怎样的角色?Ripple 的客户如何参与到其中?

Brad:我尽量解释得简单一点:我们把跨账本协议简称为 ILP。我是 1997 年搬到旧金山的,当时我参与了互联网早期的一些开发。

我把区块链的 ILP 和互联网的 TCP/IP 看做一回事:两者都是非常根本的开源技术,后面很多东西都建立在这种技术之上。

思科当时建立了路由器,把企业网络连接到 TCP/IP 上。Ripple 要做的事情就是,我们也贡献一个叫做 ILP 的开源技术,以提供不同帐本之间的互操作性。

我们觉得 “一个账本能解决所有问题” 这种想法,完全行不通。相反,我们想把不同帐本之间即时地连接起来,使不同帐本之间有互操作性。所以如果说思科制造了 TCP/IP 的路由器,Ripple 就是在制造 ILP 的路由器。

我们和银行合作,我们的产品是使得两家银行能即时完成结算的工具。这实际上是技术前进的一大步,但这还只是运用在现有的法定货币上。David,假设你是 “David 银行”,你的银行里存着英镑;我是墨西哥比索,我们现在可以即时完成交易,而且这还没碰加密货币呢。这是 Ripple 的产品之一。

然而,现在发生的事情是,我们除了 “David 银行” 和 “Brad 银行”,还有“观众银行”。但观众这边,我跟他们没有任何合作关系,他们数量太多。我既不想影响我资金的流动性,也不想把我的资金放到世界各地各种各样的银行里。如果我可以使用数字资产来为实时结算提供资金呢?这样我就不用再预留资金了(pre-fund)。

世界上这么多预付资金的账户里,有数万亿美元的闲置资本,得不到有效利用。如果我不需要在世界各地预付数万亿美元呢?想象一下,资本的效率该有多大的提升?所以我们认为这是一个重大的进步。

目前,我们的客户已经包括 MoneyGram 等公司(编注:MoneyGram 是一家与西联相似的汇款机构),本周早些时候,我们又签了两个客户。

主持人:这是一个 “东方遇见西方” 的区块链大会,那么 Ripple 打算如何进军亚洲市场呢?

Brad: 我们全球有 7 间办公室,在东京、新加坡、孟买都有办公室。

目前,我们在中国还没有办公室 —— 当然了,我们考虑过这个事情。很多硅谷的公司都问过同样的问题:我们如何进入中国市场?Ripple 计划到时和中国本土的商业伙伴合作,用这种方式进入中国市场。出于多种原因考量,这都是更好的办法。但毋庸置疑,中国和其他国家一样,非常迫切需要解决跨境支付的问题。

Ripple 的独特之处就是,我们会和各地政府及当地银行一起合作,而不是绕过他们。这使我们一开始显得有点特立独行、格格不入,但现在越来越多的人慢慢意识到这是更好的策略。

就算区块链技术发展,我也不认为政府会消失。当我在考虑海外市场时,比如中国,我认为我们应该和中国人民银行合作。这就是为什么 Ripple 只和规范的交易机构合作:英格兰银行(Bank of England)和沙特阿拉伯金融管理局(Saudi Arabian Monetary Authority)就都是我们的付费客户。

主持人:瑞波币去年涨幅惊人。在迅速变化的环境里,Ripple 如何保持专注?怎样区分哪些是信号,哪些是噪音?

Brad: 这是个很棒的问题。我认为现在噪音越来越多。我总爱举福特汽车的例子:在汽车刚刚能被大量生产的时候,福特汽车最早的模型之一叫 Model T,当时 Model T 所有的车都是一个样子,亨利•福特有一句话很有名,“你能订购任何颜色的车 —— 只要它是黑色的。” 我们现在的轿车都是从那儿开始的,时间快进几十年,现在我们有了各式各样的车:皮卡、迈巴赫,等等。

车从 “每个人的都一样” 根据用途慢慢细分,变成了今天各式各样的车。就像汽车一样,区块链以后也会根据用途细分。  

对 Ripple 来说,我们专注于付款。你会看到行业里别的区块链公司在其他领域工作。我认为,我们以后越来越不会把 “区块链行业” 当做一个整体讨论。我们以后会讨论更快捷的交易方式会如何给不同的垂直行业带来更深刻的变革。

过去的 2017 年当然给加密资产带来了极大的改变,同时也给 Ripple 带来了一些改变。但我们不能分心:如何创造一个“价值网络(an internet of value)”,仍是我们在思考的事情。外界环境在改变,这个没有变。

主持人:让我把问题问得更个人一点:Brad,你每天早上起床时,是如何决定你的优先级和专注点的呢?

Brad:去年年底,我给全公司发了一封邮件,在邮件里我和大家分享了我认为的优先级。事实是,就算加密货币的总市值从一年前的 200 亿美元到今天的 5000 亿美元,Ripple 的目标 ——打造价值的网络 —— 没变过。

所以其实一切照旧:只要你能为客户解决实在问题、只要你能以更低价格提供更好的产品,人们就会用你的产品。

我看到有文章写道:“嘿,银行是永远也不会用数字资产的!” 这让我想起一个小故事:

大概二十年前,我和一位叫做兰德尔•斯蒂芬森(Randall Stephenson)的先生坐在一间屋子里,他现在是 AT&T 的 CEO。当时,我是一家叫做 Dialpad 的公司的 CEO。兰德尔•斯蒂芬森对我斩钉截铁地说,“AT&T 永远也不会用互联网挣钱。” 如今,AT&T 主要就是用互联网挣钱。

所以,现在每次我听到银行说 “我们永远也不会用数字资产” 时,在我的脑海里,我仿佛又看到兰道尔•斯蒂芬森对我说 “AT&T 永远也不会用互联网挣钱。”

而且你得站在客户的角度想:如果一家银行说 “我就是不用数字资产”,但另外一家银行用数字资产。你猜猜客户会选择哪家银行?

在 Ripple,我们非常努力让自己保持专心,而不是被三天后、三周后会发生什么。Ripple 需要思考的是:3 年后、30年后我们会做什么?我认为这是全球商业如何减少跨境贸易摩擦、真正发挥更多价值、使整个金融生态系统运行更加顺畅的根本性革命。

主持人:你认为什么是 Ripple 在逐渐成熟的过程中最大的亮点?展望 2018 年,你希望 Ripple 取得哪些成绩?

Brad:Ripple 发展过程中的亮点,可能是我们在日本取得的一些表现。我们现在光是日本就有 61 家银行用我们的产品,既做日本国内支付,也做跨境支付。

其中就有全球资产排第三的三菱银行,他们是东京三菱银行的母公司。在大约一年前,我们宣布了与他们的合作。在我看来,这只是我们众多客户之一,但你想一想:这可是世界上资产总量第三的银行,当你看到这么一个保守、谨慎的银行认定区块链的潜力、并且想用区块链解决他们的问题的时候,你就知道区块链技术的引爆点已经来了。

另外,我们新加入的一些团队成员也是亮点:前 SWIFT 董事会成员马库斯•特雷彻 (Marcus Treacher)也加入了我们(SWIFT 是全球银行结算系统,你在汇钱时遇到的不知道是什么的 SWIFT code 就是这个)。

至于 2018 年的规划,我觉得还是我刚才提到的:为客户解决他们真正需要解决的问题。在硅谷,我们经常问 “狗会去吃狗食吗?”(Will the dogs eat the dog food?)实际上就是 “你的产品是否符合市场需求?”

主持人:我之前从不知道你们在日本有那么多客户。那么,你觉得产品和市场最契合的点在哪儿?2018 年哪里的市场最有活力?

Brad:你在哪里看到最多的交易中的不便,就会在那里看到最多的活力和机会。换句话说,我们的大客户未必是欧元兑美元的客户。

有一次我和全球最大的货币中心银行之一交流。当时,我正在介绍我们的主要产品,是一个法币换法币的产品,叫 “xCurrent”。听我介绍的人打断了我,说 “这听起来很好,但我和秘鲁结算有点难度,我能用瑞波币在秘鲁结算吗?”

我当时想:“天哪!这可是全球最大的银行之一了。” 要知道,它们的资产流动性不成问题。而且我还没有在和他们聊加密货币或数字资产的事情,我们只是在聊法币兑换的问题。就算这样,他都已经在看先一步,想用数字货币解决和秘鲁的结算问题了。

所以可见,任何区块链公司,其实和互联网公司一样,只要能给真正的客户解决真正的问题,就不愁发展。

主持人:谢谢您接受采访。

Brad:谢谢!

现在不少人都认为区块链领域里泡沫严重,你赞同这个说法吗?如果有泡沫,你觉得哪些区块链项目靠谱、哪些是纯泡沫?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本站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

上一篇:为什么说4.15事件的发生是必然的? 下一篇:特斯拉中国官网正式上线,可以用比特币购买汽车

本文地址:巴如意比特http://www.bruyi.com/btbzx/640.html

站长统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