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特币、以太坊等传统区块链的数字货币都有一个特点,就是需要空耗算力来挖矿。这种工作量证明(POW)有一定的公平性,这是数字货币整个的商业逻辑能够自洽的重要因素,但却造成了社会资源的大量浪费。仅比特大陆销售挖矿芯片的收入就达到100多亿元,每年挖矿消耗的电力就超过了世界上159个国家。这么多的矿机和电力没有对社会有任何的贡献和价值,全都被虚耗掉了。

这种模式有点像天津混混。天津是我上大学的地方,听本地同学说别人打架是打对方,天津流氓打架是打自己。怎讲呢?

举例说明如下:

1.两伙混混争地方,约了在河边比试。中间架起一口大油锅来,油锅下燃着大火,油在沸腾。两边搭了跳板····A方上来一个刺青的汉子,用手在油锅里捞出一枚铜钱来。众人喝彩······B方走上一个面相阴鸷的瘦杆,在跳板边上盘腿一坐,一只手在油锅里搅动搅动,叫一声:“油太凉,给我加火!”B方胜·······

2.一伙混混争某摆渡码头····码头老板,当着众人的面,用一把锋利剃须刀,将自己一根竖起的食指削得只剩了骨头。末了还在这食指根部环绕一刀,将不规则的皮肉削平。众人吓退····

3.一混混想收某酒楼保护费,走上楼来,端起一摞瓷碟子,摔在地上。众人惊愕,询问之,答曰:“大爷我要在这儿吃一口!”酒楼老板问:“你有什么本事?要在这儿吃一口?”混混曰:“大爷我头冲东脚冲西让你们打,大爷我叫唤一声算白玩。”众人一顿拳脚,混混楞是一声不吭····从此可以在此地“吃一口”了····

4.一伙混混争茶楼·····某甲将左手平放桌上,右手持一柄牛刀,自手背处刺入,钉在桌上。老板无奈,将裤腿绾上,露出大腿,将某甲手背上的刀摇 下,从容地在自己腿上划了四个大血字:“天下太平”。某甲抱拳离去········

5.文革时期,两伙混混街头斗殴,一方踢翻路边的煤球炉子,捡起一只火红的煤球放在手心握住,指缝间冒出烧焦的烟来,不语,目视对方,直到对方逡巡撤退。

6. 2017年,网友爆料说,遇见一颇有古风的天津混混,这位爷约莫有五六十岁,赤膊,精瘦,花白头发,满胸刺青,一嘴天津话。开始是嫌饺子馆门口一买烤冷面的摊子占道经营,挡住道了,于是让人家撤摊。人当然不乐意了,这位爷拎起一酒瓶子来就干碎在自己脑袋上了,血当时就下来了,然后一声大吼——「走不走!」。于是烤冷面摊主麻溜推车走人了……

天津混混怕是永远没想到,这种风气现在被发扬光大到全世界趋之若鹜了。从比特币开始,就刮起了一股天津混混风,大家比拼消耗自己的资源,谁狠谁将最多的资源化为虚无,谁就赢了,可以得到比特币的地盘。天津混混抢地盘,分个输赢就都撤了,但比特币世界比这还狠,这样的自残游戏日复一日永不停歇,规模还越搞越大,估计就算是最正宗的天津混混都看不懂了。

比特币的这种陋习被各种山寨货币继承下来了,就连以太坊这种号称数字货币2.0的革命性货币,也依然如此。

也许对中本聪来的本意来说,这只是一个秀肌肉证明实力的方式。我能举起100公斤,你只能举20公斤,证明我比你有能耐,饭(比特币)就要比你多吃几口。你不服,就去练去,什么时候比我有能(suan)耐(li)了,就听你的。问题是这个游戏发展下去,变成了一堆青壮年不干正事,天天秀肌肉,一分一秒都不带歇的。如果社会一多半劳动力都这样不干正事,那可就成大问题了。

难道我们所宣扬的区块链新时代,就是这样一个人人自残、不干正事的时代吗?如果全社会的一半以上的资源都这样化为乌有,这样的时代真的代表社会进步吗?

答案不言自明,这样的自残式区块链应该休矣。从社会进步文明发展的角度看,应该以谁对社会贡献资源就给谁奖励的正向机制,取代现行的谁毁灭社会资源就给谁奖励的自残式机制,从而构建真正能推动社会进步的区块链新时代。例如,IPFS(星际文件系统)/FileCoin的“挖矿”方法就是为生态系统奉献存储空间,谁提供的存储空间大、服务稳定、带宽高速、离中心城市近,谁就得到最多的FileCoin奖励。IPRC(星际资源链)则将贡献资源的范围从仅限于存储空间扩大到了数字内容和计算能力。总而言之,奖励为社会做贡献者,谁的贡献大谁拿的奖励多,IPFS/IPRC这样的机制才是区块链发展的正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