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月30日下午,国家网信办公布了首批197个境内区块链信息服务备案企业名单,除百度、阿里、腾讯、京东(BATJ)等互联网巨头,中国平安、陆金所等金融机构均榜上有名,这意味着区块纳入正式的监管。首批区块链备案入围名单中,平安系5大区块链服务榜上有名,仅金融壹账通一家公司,就有壹账链和天津口岸区块链跨境贸易平台两项区块链服务成功备案。


  以平安金融壹账通的壹账链为例,在自主研发的“智能区块”加持下,壹账链FiMAX破解了吞吐量和延时性的行业困局,截至目前,壹账链FiMAX已在金融、房产、汽车、医疗、智慧城市五大生态圈,14个应用场景中落地,截至2018年12月底已有超过44000个节点。


  虚拟资产合法化


  区块链业务与金融领域有重叠的地方,因此香港作为国际金融中心之一,具备发展区块链中心的先天优势。事实上,目前香港也涌现了一些早期的区块链创业公司,比如比特币衍生品交易所BitMEX,区块链跨境汇款平台Bitspark以及区块链投资公司Kenetic Capital等。


  去年11月1日,香港证监会发布了针对虚拟资产的新规,将虚拟资产投资组合管理公司及虚拟资产基金分销商纳入证监会的监管范围,要求超过10%资产规模(AUM)属虚拟资产的基金,仅可针对专业投资者销售,任何投资虚拟资产的基金和经纪机构,均需要向证监会注册。


  “目前从亚洲地区来看,新加坡、日本的监管相对走在前面,而香港的监管机构则是选择谋定而后动,因为区块链涉及一系列的保安、匿名、资金来源、客户身份等问题,香港证监会仍在摸索合适的交易规范。”澳环数字资产交易所创始人张明德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


  此举被认为香港监管机构对虚拟资产监管破冰,事实上,虚拟资产纳入监管将其合法化,这是全球监管的一个大方向。美国、日本等地的监管则步伐更大,日本金融服务局(FSA)已经批准20多家加密货币交易所的牌照申请并下发牌照。新加坡自2016年推出的区块链沙盒(Sandbox)以来,已有数百家中国相关公司落地新加坡。


  同时,香港证监会为虚拟资产交易所推出“监管沙盒”计划,探索虚拟资产交易平台是否适宜受到规管。此举的目的在于为那些愿意接受证监会监察的虚拟资产交易平台营运者,探索一个合规途径,并考虑日后是否进行发牌监管。


  张明德续称,公司计划参与香港证监会的沙盒计划,“由于监管机构审查这些项目需要一定时间,可能政策在短期内未必会有很大的突破,我们关注监管机构是否会要求虚拟资产运营平台设定较高的资本金等。”


  张明德坦言,目前区块链技术的相关应用方面,业界仍然未有统一的标准,“目前主要是基于主流公链,但是这些公链相互之间却无法兼容。在应用层面,政府的参与和支持必不可少,比如税务机构、出入境管理等的加入,对于做大做强区块链十分重要。”


  零知识验证下的首个跨账本项目


  王梦寒认为,相比某些地区的监管对于区块链仍处于概念普及阶段,香港的监管机构对于区块链的认识已经十分深刻,“比如他们关注的是应用层面我该如何深刻地用区块链技术,为什么一定要用区块链?是否可以用其他技术来解决等?目前真正体现区块链价值的应用还主要存在于金融行业。”


  去年10月,香港金融管理局(下称金管局)宣布了“贸易联动”(eTradeConnect)正式启动,这是一个基于区块链的、由12家跨国银行组成的联盟共同开发的贸易融资平台。该项目源于金管局推动的贸易融资概念验证(PoC),经过两轮国际招标的激烈角逐,平安旗下的金融壹账通团队成功胜出,负责该网络的设计、开发及配置。


  王梦寒透露,为有效支持海关牵头的贸易生态圈建设,目前壹账通参与了天津海关主导的一个项目,金融壹账通运用区块链、AI等领先技术,建立天津口岸跨境贸易区块链网络,协助贸易链条上的各参与方整合信息流、资金流,及物流,建立贸易链条的互信环境,实现贸易流程高效、金融服务便捷的目标,这是业界首个零知识证明环境下的跨账本项目。


  据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了解,未来这个模式有望在更多口岸落地,包括在大湾区,“这个项目将会与金管局的贸易联动对接,实现资金流、人才流、信息流的交叉验证。区块链技术只有实现不同账本之间的信息流交叉应用,才会发挥更大的价值。”


  在她看来,区块链作为一个网络,应尽量吸引更多参与方加入,才能最大程度地发挥价值,“以防范二次融资及重复融资为例,只有所有的银行都加入了,才能真正防范。而香港的优势在于可以很快让所有参与方快速加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