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比特币 >

以太坊,老二难当



近来,老二以太坊的日子不太好过。 在过去24小时,以太坊的价格大跌超过20%,从280美元跌倒220美元,现在大家已经在猜测什么时候跌破200美元。但以太坊受到的质疑远不只是不断下跌的价格。

  9 月 3 日,知名区块链作者 Jeremy Rubin 在 TechCrunch 发布文章称以太坊 ETH 价值可能会归零,并暗示矿工应该一起抵制 ETH 作为以太坊网络的交易费,投资者应该抛售手中会归零的 ETH。

  以太坊的创始人 Vitalik Buterin 在 Reddit 里发表了反击,称该作者对以太坊技术的了解很少,并且缺乏基本的经济理论,以太坊的交易手续费未来将有 2/3 被销毁,原作者提到的假设方案早在以太坊社区中形成提案,选择 ETH 进行手续费支付是社区的共识等等。

  抛弃当前的争论不谈,要说这轮大熊市里面哪个币最让他的信仰者泪崩、投资者受伤,以太坊(ETH)无疑是第一位的。

  过去的八个月,ETH的价格持续向下,据CoinmarkETCap的数据,ETH从1月的全年最高价位1424美元到8月14日的256美元,跌幅高达80%。

  说以太坊让粉丝伤心,并不是说以太坊的价格跌幅是虚拟货币中最高的,而是因为在作为币市二哥,与大哥比特币的差距越来越大;并且作为区块链最大的DApp平台,以太坊解决问题的效率实在太低了;此外,后面的EOS等DApp平台又在奋起直追,拉近与以太坊的距离。

  拥堵,限制了以太坊的想象力

  以太坊拥堵我们见过很多次,去年迷恋猫上线的时候,大家抢着去撸猫,导致以太坊出现第一次拥堵,交易手续费首次达到 0.02 美元的高价,也让不少人知道了原来进行交易是需要付出成本的。(上图 1)

  今年年初的时候,以太坊价格大涨,引发大量投资者入场交易,导致以太坊网络出现严重堵塞,1 月 12 日的以太坊区块链待确认交易笔数高达 3.8 万笔,转账手续费超过 20 元人民币。(上图 2)

  随后就到了今年 7 月份,FCoin 开放上币投票的时候,因为排名比拼的是交易地址数量(人数),所以就导致一个项目方可以拿上万个以太坊地址去刷票,短时间导致以太坊网络拥堵,最高转账手续费需要 20 元人民币才能完成交易。(上图 3)Fomo3D 的火热也造成了上图 4 的 GasPrice 大涨。

  9月3日,以太坊的网络未确认交易笔数为65564笔,网络拥堵程度严重。9月1日早间以太坊未确认交易笔数一度达到83707,拥堵已经成为以太坊网络的日常。

  以太坊一直存在的网络拥堵问题迟迟无法得到解决。甚至在7月中旬的时候,因为网络拥堵的原因,以太坊还发生过一次"GAS危机",它让矿工费涨至了1.5ETH(当时约为4374元)的天价,那段时间,以太坊的用户为了进行交易,曾在一天的时间内支付了5862个ETH(当时约为270万美元)作为手续费!

  对此,V神明确表示:“社区正在考虑两个提案,这两个提案都将对使用ETH支付的需要写在了协议层中,更进一步的话,ETH会被销毁。因此没有办法通过加快交换媒介环路的运转速度来将ETH从环路中拿出来。”

  EOS,觊觎老二位置久矣

  但是这样的提案一直没有实施,在充分竞争的市场里面,以太坊的竞争对手们纷纷崛起,持续威胁着以太坊的生存空间。

  其中EOS是是最有竞争力的一个。

  EOS是引入的一种新的区块链架构,旨在实现分布式应用的性能扩展。注意,它并不是像比特币和以太坊那样的货币,而是基于EOS软件项目之上发布的代币,被称为区块链3.0。2018年6月2日EOS主网上线后,EOS作为一个独立的公链与以太坊的竞争更加激烈。

  针对以太坊的网络拥堵问题,.EOS通过并行链和DPOS的方式解决了延迟和数据吞吐量的难题,EOS是每秒可以上千级别的处理量,而比特币每秒7笔左右,以太坊是每秒30-40笔;而EOS主网的TPS上个月已经突破了4000次每秒,这直接吸引了一众DAPP开发者转战EOS平台。

  在令人诟病的以太坊gas费用上,EOS是没有手续费的,普通受众群体更广泛。EOS上开发dApp,需要用到的网络和计算资源是按照开发者拥有的EOS的比例分配的。

  越来越多的普通人将EOS看成微软的windows平台,通过创建一个对开发者友好的区块链底层平台,支持多个应用同时运行,为开发dAPP提供底层的模板。

  比特币,我还是遥遥领先的大哥

  EOS虽然发展迅速,但是在总市值上离ETH还有很大差距,但是随着老大哥BTC的价格上涨,ETH的价格不断下探。

  对比下过去一年,比特币和以太坊的表现。BTC四起四落,每次反弹的高点也呈阶梯式下滑,第一次的顶点19891美元,第二次的顶点下滑到11811美元,第三次跌落至9999美元,最近一次的顶点已经下降至8530美元,目前仍在6400美元震荡,不过相比一年前的4613美元而言,仍然录的38%涨幅。

  相比之下,ETH显然没有这么好命。在1月13日触顶1424美元后,开始了自由落体式的下滑,虽然在5月初曾反弹至830美元一线,不过那也成为ETH最后的辉煌。从5月中旬开始,ETH开启了单边下行的漫长旅程,一年之内价格跌落至290美元,甚至相比一年之前的366美元,下跌幅度达到21%。

  ETH如此萎靡,那些寄生在ETH上的空气币更凄惨。归零者一大批,跌幅超过80%的数不胜数。

  数字货币市场整体行情不佳,作为区块链项目创建应用和融资的“最受欢迎”的平台,ICO项目方纷纷套现,抛售ETH。项目方Digix于9月2日宣布:卖出7万枚ETH换成美元,并将5.4万枚转入交易所钱包,ETH价格大跌是必然的。

  8月16日,当以太坊大跌之后,V神连发75条推文,解释以太坊研究的历史进程以及目前的状态,其中主要就FFG与CBC的战争、机制设计等问题做了解释。针对外界对于以太坊的担忧,V神还表示“以太坊基金会正在寻求批准可扩展属性并达到更高层次的共识,希望以后货币社区能淘汰POW机制。”但这并没有挽救不断下跌的以太坊的价格。

  目前主流交易所中,币安的ETH 余额依旧最高。从余额变动来看,只有OKEX 有流出,约为3 万ETH。其余四家交易流量变动均为正,币安和Bitfinex 有将近4 万的ETH 流入,到底是有庄家要搞事情,还是继续抛售ETH?

  无论怎样,目前都是以太坊至暗时刻。

  原创区块链门户,关注区块链应用场景落地、数字货币、市场行情和价值投资。聪明的投资者都在大象区块链。

  微信ID:i54daxiang

  长按二维码关注我们

【版权声明】该文章由本站整理于网络的相关信息,本站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


相关资讯

站长统计